公司新闻
社会新闻
2015年国家拟建10...
政府之“手”:光伏产业...
政策力挺光伏产业 逆变...
2012年中国光伏市场...
中国光伏迎来生死时刻 ...
回良玉强调:坚定不移走...
美国拟开发即插即用式光...
巴西拟****新措施促进分...
太阳能发电累计装机容量...
2011年全球太阳能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首 页 - 新闻中心 - 详细内容
政府之“手”:光伏产业的崛起与过剩
 

光伏产业陷入危机至今一年有余,但仍未看到走出的希望。

  此次危机是由严重的过剩所导致。数据显示,2011年全球光伏总安装量为27GW,国内目前已经量产、再加上在建的光伏产能却达到了50GW,而在这场过剩危机中,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中国光伏产业的崛起正是由地方政府在背后推手所致。

  无锡尚德是目前我国最大的光伏电池生产商,其董事长施正荣曾是我国第一位以从事新能源而成为首富之人,他也素有“光伏教父”之称。而此后无锡尚德崛起的模式也更如星星之火般点燃了中国各地对光伏制造的狂热。

  2000年,施正荣带着技术和在澳洲两年的薪水40万美元,回到江苏省无锡市准备创办太阳能公司,但缺少资金。为此在无锡政府的支持下,拥有国资背景的无锡当地知名企业纷纷出手相助,这其中包括了小天鹅集团、无锡高新技术风险投资公司、山禾制药等8家国企,施正荣共融资600万美元。之后他则以40万美元现金和价值160万美元的技术参股,成立了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2005年,尚德在美国上市,占股75%的国资全盘退出。

  从中不难发现无锡尚德的成功背后的政府隐形之手,如无政府的支持,难有尚德今日之成就。

  另一位新能源首富江西赛维董事长彭小峰的崛起也同样缘于地方政府之手。2005年7月,在苏州从事劳保用品生产的彭小峰华丽转身,在江西新余市成立赛维,从事太阳能硅片生产和高纯度多晶硅和太阳能组件制造。2007年赛维在美国上市,彭小峰成为国内新一任新能源行业首富。

  据了解,当时把赛维建在江西省新余,也同样得到了地方政府的全力支持,当时,彭小峰设立赛维面临融资困境,财政年收入仅为18亿元的新余市就给彭小峰提供了2亿元的贷款作为项目启动资金。

  当然此后这些企业也给了地方政府丰厚的回馈。尚德成为无锡这座老工业城市转型新能源的标志,而赛维也曾一度占据江西省总出口的六分之一。

  尚德与赛维的成功,让地方政府看到了光伏造富的机会与美好的前景,各地开始纷纷仿效上马光伏产业。江苏、河北、浙江、河南、安徽等多地政府都在力推光伏,全国建立了几十个光伏产业园,在政府的推动下,一些地方老牌企业和上市公司也开始纷纷转型光伏制造,整个行业一片热浪滚滚。

  仅江苏省而言,在无锡的尚德成功之后,苏州、南通、扬州、南京等地区纷纷涌现了各种光伏企业,但多数是电池组件的同质化竞争,重复建设项目居多。而其他省份也大多如此,这也为以后的过剩埋下了隐患。

一位江苏的国有空调企业就向记者表示,他们在经营遇到困难时曾向政府要求救助,但政府相关负责人却表示,空调属落后产业,无法进行拨款,并建议该企业朝光伏产业转型,而后该企业增加了光伏业务,果然顺利获得贷款,但此后由于缺乏光伏生产技术和经验,该公司产品滞销严重,公司反而陷入亏损泥潭。

  从2007年开始,各个地方政府都开始打造光伏产业大省,标榜新能源概念,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国内从几十家光伏企业飙升至近千家光伏企业,但鱼目混珠者甚多,真正成功的不多。

  一位光伏组件商向记者表示,地方政府都在简单地复制尚德模式,同质化竞争严重,一味求大,不求销量只为规模。有的地方政府甚至为了发展光伏制造,而特意去建造一批光伏发电的市政工程,但当外地光伏企业来竞标时,必备的条件就是需要在当地投资建厂,并且声称可以帮助贷款、融资等,这些无疑进一步催生了光伏产业的泡沫。

  “在行业初期,地方政府确实曾发挥过显著作用,但如今却已成为光伏产业过剩的根源。”上述人士说,他表示,迟迟不散的危机将让光伏产业重新洗牌,明年将会有大批企业倒闭,而到那时,地方政府自酿的苦果只能自己来吃。

  在新兴产业拉动经济如火如荼的今天,光伏产业的前车之鉴,地方政府不能健忘。

 
返回